Pinned post

我担心:凡可爱的都不可靠
——普希金《致一位希腊女郎》

Pinned post

身体力行体会一些异性恋痛苦,我觉得和男的在一起,在浪漫结合的完整互通感之下,不可能不会突然在社会/政治层面感到非常孤独,在一些日常生活的细节里,你确实发现他生长在不同的世界,而你非常想相信的超越的东西又不可信了,很无解……还是别

@island_board @dating @friend
或许有象友十月第一周在多伦多一起玩吗,我主要是为了看the who演唱会,再去瀑布玩两天,不过城里别的地方也没去过,能约到象友一起的话人多吃饭香啦。
我喜欢吃肉吃辣,玩的话喜欢大量散步,到处迷路,看夕阳,以及整一些那个什么,艺术场景走马观花,试图找点能记住的东西,摩天楼景点和大商场优先度低,要是有类似取向的朋友也可以一起去les bar之类的。以及虽然象上政治光谱没有很远,但也可以先互相政审一波以防不测www

我担心:凡可爱的都不可靠
——普希金《致一位希腊女郎》

整个人心理健康大有改善,很多想不开的事情确实是病理性的,没毛病就不会那样想。跟别人在一块不舒服,怎么会是我的失败,就是人不对,这两天环境一舒服整个人都好自在,开朗能侃,但是一去90%本地白人香蕉人的运动社团还是会蔫,谁让我真的很喜欢击剑呢……

说起来有点那个,但是这个老哥演的妈妈真的好可爱,神情绝了,想,评委我年度最喜爱的男妈妈youtu.be/nQQTo4x60Ic

啊这个印度古装片里角色行事逻辑真的好浮夸,我好乐意看,挑战医疗水平的恋爱谈得也很性感,男主要走女主直接给他伤口来一刀好可爱

“少数民族能歌善舞”这话是不是反了,应该叫“就汉人不爱跳舞玩”才对吧(

你们北美白人日常饮食会不会太恐怖了,夏令营那个冰冷三明治吃得我精神痛苦不说很快还会饿

花哥这种一个铁板讲数十遍的人,我好想给他整个大活,真正的宝石,真正的金子,真正的白银,真正的亲手打造,真正的量身定制,真正的外国女人,我草,能吹一辈子,而花哥只是一个虚伪的肥仔,啊,上帝,要是他甚至没邀请我去生日party就更戏剧性了

黄男在自由交配市场被忽视,实在是关我屁事,关心这种事的人在乎过我的人身安全就业机会思考能力等等一切在任何地方被忽视吗,哪个更生死攸关不明摆着的事吗(

男的怎么回事,花哥已经是我从被生下来至今认识的男德可以排在前列,占据三个好男人名额,而且有着大部分进步liberal alt男实际上没有的“真的听人说话”这种对男的而言非常了不起的素质,让我感觉比较舒服,还是会走着走着突然对空气挥拳来一句“我可以打你”

爱人的眼睛明明也只是脏器而已,为什么有那么恐怖的魔力

扎确实是一个很有劲的动作,周日穿着护具去击剑现在肋下还酸痛,如果是真剑就算未经训练把人捅个对穿问题不大……

请大家都去练背,我们久坐的人常有的那些毛病除了痔疮和眼瞎之外练背都会有所改善 ​​​

出去旅游把葱插水里,回来长好高,做梦梦见它们长成了行道树 ​​​

虽然这样写出来了,但还是想到还没做的事和错过的事比较多呢。而且写完再看,有种“这又算得了什么”的感觉,别的正常人一直都能做到,你怎么二十多岁才行,之前都在干什么,还不是懒……我的答案是复健,之前那个状态比起德性更多是环境疾病。
总之就是不要恐惧,不要停滞。

Show thread

因为做成了的事立刻就会忘记,反省时只能想到不足,一直给自己挑刺,导致自我意识出了问题,因此记录一下三月份以来的成长:
按照每天做1.5个菜的频率,大约从第二十天开始我就能高效做出自己喜欢吃的东西了;
去健身房已经成为默认选项一般的习惯,每次锻炼一小时以上,每周至少三四天,気持ちいい;
基本学会开车,笔试考完了,明年到升级期限的时候再练大概四个小时就可以路考;
外语沟通自信极大提高,而且发现这个比起水平更多是信心的问题,不光是英语,日语也敢讲了;
无谓的社交恐惧大大减轻,想去的时候去酒吧派对都没有问题,甚至经历了特别享受的多人陌生社交场合;
这点真的很重要所以要再来一行,重建了一些社会和社交常识,目前回归了“不是做不到(但是想做吗?)”的心态,不是desperate而是自然地在认识新人,能够更舒适地探索到底想交谁;
打鼓好爽,打铁也很好玩,都还有两节课,应该会学一首曲子,打一个银饰品,有了一些以后在自家车库工作室开展副业的想法,接下来还会继续学;
到处玩,地图背得差不多了;
此外还尝试了各种我已经忘了的东西,充分利用了医疗保险;
自己租房拼家具换灯泡这种也可以算成就吗?想到了就写上吧;

diversity poster之旅结束了,回归诡异白人世界,一进地铁站立刻有junkie讲racial slur,嚯嚯嚯

想写一个很冒犯的《二次元直女鉴别指南~拯救心碎女同于未然》

Penthesilea.
Mir diesen Busen zu zerschmettern, Prothoe!—
Ist's nicht, als ob ich eine Leier zürnend
Zertreten wollte, weil sie still für sich,
Im Zug des Nachtwinds, meinen Namen flüstert?

特别特别喜欢这个比喻,不过能被风刮出这么复杂名字声音的那也不是一般琴哈hhhhh

Show older
fandom.ink

fandom.ink is a community-supported instance designed for fans, fandom, and fandom content creat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