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sitomen boosted

【八孩母亲被拴破屋疑遭家暴?当地辟谣:其有暴力倾向单独居住】
暴力倾向:男子非法囚禁精神患者实施强奸和暴力,精神患者正当防卫对抗罪犯叫有暴力倾向。😅
强奸和暴力的时候得安安静静顺从才没有暴力倾向吗?真的顺从又会说是不存在强奸,是两人情同意合,总是憋住一股恶意想从女人身上找原因,你们ccp是男脑子里有那个大病。😅

absitomen boosted

今天那个女子被狗男人拴上铁链锁起来连生八胎,自媒体关注点在“感化爸爸对妈妈好一点”,妇联警方声称女方“有暴力倾向”的新闻带给我的刺激太大了,越发感到“人”这个概念的虚无缥缈。连屌毛们都可以挑选语境后轻飘飘地说一句“女人也是人”,而现实却用无数女性的血肉告诉你这句话并是不言而喻的。当我们说“女性也是人”的时候,她们因为自己的性别,面临系统性的:选择性堕胎,语言暴力,就业歧视,家庭暴力,人口买卖,性暴力,政策歧视,母职惩罚等等等等。就连某些鼓吹女性权利的人,凑近了一看,他们的出发点和一百多年一样,并不是“女人作为人应有掌握她自己人生的权利”,而是“健康的女子才能养育出健康的后代”,所谓“强国保种”是也,永远在生殖信仰里打转。

所以说,到底什么才算是人?我从历史材料和社会新闻里,找不到“女人也是人”的证据。她是奴仆,是尸体,是“有暴力倾向”的疯子,是哑巴,是背景板,是逻辑思维能力不足的蠢货,是性感台灯,是子宫的附件,是乳汁的容器。我唯一无法看到的是她也是人。

absitomen boosted
absitomen boosted

以前病友互助听到一句话,状态很不好的时候要告诉自己,就像没有油的车开不动,没有理由因为这个情况对车子生气或者责怪。对油箱里还有很多油的车子很正常的事情,没有油就是做不到,这也是正常的。停在路边,看其他车子疾驰而去,也不需要自责。

absitomen boosted

我之前和男性朋友聊到,我们在嫖娼问题上的分歧可能是因为相比于他,我做妓女的概率更大。他登时对我无语,说这就是在搞性别对立了。但是最近从捐卵合法化,到女性被拐卖被强奸事件,每件都让我觉得我没有贩卖血肉,只是运气好。被社会归类为女性的个人,距离妓女的距离远比女人想象得更近。

在这些女性被损害的问题上,却很少见到男性在网络上的讨论与行动。沉默的男人,不关心女人被收割被剥削,只在被指出道德缺陷的时候辩解得十分响亮。你们为什么就能做到不关心呢??你们沉默着享受的福利难道不是来自于被收割的女人吗?(虽然存在很多伪劣的女权男但)我真觉得在现在环境里,不关心女性权益的男性根本就道德有失,不值得相处与交流。听起来很像是在逼迫男性站队声明立场,但是从实质上来讲,他们保持沉默就已经是在声援剥削女性的行为与观念了。做人怎么能如此便利???

absitomen boosted

姥姥是个童养媳裹小脚,妈妈被强制引产被迫上环,女儿被自愿取卵又代孕,你问我这是哪里,这是我强大而又香火鼎盛的祖国啊!

这ㄅㄧ地方 每天网上都有新的事件令人崩溃 荒诞到绝望

absitomen boosted

计划生育,少生是计划,多生也是计划。那么既然取卵合法了,当初拉人强制引产的计生干部会不会给适龄未婚或未孕女青年强制取卵,以此来维持地区指标?

我想这些人是干得出来的。

absitomen boosted

这不光是一个卵的问题,就像你买了菜肯定还得需要锅,后面一系列的措施肯定要围绕着如何把卵变成活韭转,就目前来说,至少男人的结肠是办不到这一点的。可以预见,大力扶植国有代孕机构,女性胎器化即将提为基本国策。

absitomen boosted
absitomen boosted

关于我为什么吐槽所谓的“东北文艺复兴”不真实,写东北故事的那批作家不真诚,在豆瓣刚好和一个友邻有讨论。虽然已经避免太直接说了,但不知道会不会等一会儿又碰到豆瓣的红线被删掉,在象上也发一下截图吧。而且平日也很少有机会仔细解释问题何在,友邻的提问是不在东北长大的人往往会有的疑问,能这样讨论开也挺好的。
其实要理解真实的东北困境,在国企倒闭的背景之外,同时把握住城市化率高、对外思想和文化交流更频繁这两个部分,才能更清楚东北人面对下坠和失常的心理到底是怎样的。
愤怒和迷茫绝不只是针对所谓的“先富起来的投机客”,而是欺骗玩弄他们人生的这个政权(是的在象上可以说得更直接了)。回避这部分就不可能理解东北。我能接受一些知情者因此保持沉默,但我不能接受知情者去歪曲这些人(因为即使是很平常的工人中也有很多人非常有独立见解和行动力),把他们说成一种安全的戏剧化的人物,是对他们不公平的。
比如,很多年后我和父母聊天才知道,原来89年我们长春一汽也曾是运动的热点之一,当时一位重要的活动者唐元隽就是我爸的同事,他当时也是工程师。关于他后来的人生,也许一些人即使不记得这个名字也听说过:89年此人被判入狱20年,97年减刑出狱,当时妻子早已离婚改嫁,似乎母亲也去世了,可以说一无所有。但在狱中和出狱被限制行动期间,他一直很热爱锻炼和运动,2002年,唐元隽忽然离开长春,跑去福建,雇渔船出海,在行至台湾海峡的中途跳海,纯粹靠自己的体能游泳逃向台湾,而且成功了。完全就是一个真实版的肖申克…… (不过后来还有台湾怕惹事要移交之类乱七八糟的事,他又跑去了美国)
说这些就是想提醒一下或许对真实东北有兴趣的人,请想一想为什么刘小波会是东北人(也是长春的),或者还有李洪志为什么会搞起来法轮功(我非常讨厌这个老骗子,但是这个事情的发生也是有复杂基础的)。东北不是现在官方媒体里描述的那个东北(尤其是我们长春),在抛弃了东北之后,进一步扭曲东北人的声音和面貌,是对我们的更彻底的打压和背叛。如果没有一种文学能讲述出东北的这部分更沉重更本质的真相,那么“东北文艺复兴”就是一句笑话,一句带血的嘲讽。
(请勿将此条转出长毛象)

absitomen boosted

@huaikong 有句話就是「寧願最後徒勞無功,也不選擇無動於衷」;以及,「這一場革命最終無人取勝,但請你留低一起做見證」

absitomen boosted

“以前有人说资本家会卖出绞死自己的最后一根绳子。现在这句话应该改成劳动者会种出压死自己的最后一根稻草。”

耶 回家了 放假了 明天一定好好写论文

本闽女还真是喜欢湾人说话的腔调

absitomen boosted
absitomen boosted

嗯…看到挂人的事情,只能说很庆幸以前的微博号炸了,翻到18年左右转发的微博,我都恨不得掐死自己,当时反送中墙内“主流媒体”经常宣传香港警察被泼硫酸被火烧,当时没条件翻墙也不太了解香港的具体情况,还转过说这样是不是有点过了,包括那种人日不忘国耻感谢xx啥的早五六年我还经常转,现在看却是完全不同的心境和态度。前两年我朋友圈有个去港中大留学的学姐,在港中大作为光复香港时代革命的主战场比较混乱的时候还写长文指责港独如何如何,现在在大陆也开始怀疑当时自己的立场和态度。
人的政治谱系是流动的,当然拉黑也是自由的。比如微博有些互关转发的内容我不一定认同,有可能还会有些反感,但我知道也许是我们看的角度不同,也许过两年我们都会变得不同,但我知道他们不会举报我,也不会偷存我的微博截图等以后哪天互相拉黑了挂我。重要的是对方现在是怎样想的,又是怎样做的。

absitomen boosted

《【CDT连载】刑事判决书里的中国(83):疫苗采购回扣》

《刑事判决书里的中国》通过挖掘已经公开的中国刑事判决书,呈现中国的“地下社会”真实状况。这是第五章:疫苗。
...

阅读全文:🔗 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

#中国数字时代

Show older
fandom.ink

fandom.ink is a community-supported instance designed for fans, fandom, and fandom content creators.